Tuesday, April 25, 2017

新娘憂傷時

復活期第三主日


一位被愛的人表達著自己無可抵制的心情,想躺在那位愛她的人身邊。在一個寧靜的夜晚,她想著自己所愛的人,呼喊著他的名字,想像著他的愛撫:他的左手在我頭下,右手緊抱著我(歌8:3)。如果沒有收到他的消息,就會感到孤獨;如果聽到他的聲音,就會感到興奮,急急忙忙地為其打開門窗,並關門,但是所愛的那位不在這裡了,已經走了(歌5:56)。

瑪達肋納喊著說:「他們把我的主搬走了。」厄瑪烏的兩個門徒憂傷地前行,而那些熱心的婦女們在墳墓門口低著頭向裡看,在死人中找尋活人(路24:5)。這就是一個典型的、活生生的例子,代表著基督徒團體不能認出那位愛自己的人。只有和那愛我們的一位在一起,每一個漆黑無光的夜晚都可以變為光明的前奏,明白黑暗就是黎明前的曙光,就是一個痛苦中的新生,由淚水所帶來的希望與微笑。
當新郎好像要遠行時,新娘這樣呼喊說:「請同我們住下吧!」新郎許諾將同自己的新娘永遠住下,直到今世的終絡(瑪28:20)。新郎不會單獨留下新娘,新郎並沒有遠離新娘,只是因為新娘認不出新郎來。在開始解釋聖經的時候,新娘的心是火熱的。正如《雅歌》中的那位愛人一樣,認出那位自己所愛的聲音。在分餅的時候,他們的眼睛開了,並認出耶穌來。耶穌沒有遠離和捨棄他們,過去沒有,將來也不會。

為了更好的理解這樣的信息,現在讓我們重複以下的話語:天主,求你使我們聆聽你聖言的話語,並在分餅時認出你來。

讀經一:宗2:1422-33
    14伯多祿就同十一位宗徒站起來,高聲向他們說:22諸位以色列人!請聽這些話:納匝肋人耶穌是天主用德能、奇跡和徵兆──即天主藉他在你們中所行的,一如你們所知道的──給你們證明了的人。23他照天主已定的計畫和預知,被交付了;你們借著不法者的手,釘他在十字架上,殺死了他;24天主卻解除了他死亡的苦痛,使他復活了,因為他不能受死亡的控制,25因為達味指著他說:『我常將上主置於我眼前;我決不動搖,因他在我右邊。26因此,我心歡樂,我的舌愉快,連我的肉身也要安息於希望中,27因為你決不會將我的靈魂遺棄在陰府,也不會讓你的聖者見到腐朽。28你要將生命的道路指示給我,要在你面前用喜樂充滿我。

    今天的讀經一與在復活節當天所聽到的讀經相似,都是伯多祿的演說詞。如果我們把這兩段經文比較一下,就會發現它們其實都有相同的格式:將耶穌的生活分成四部分。
一、介紹耶穌所完成的美好事工。

二、介紹人們對耶穌為他們帶來愛與救恩事件所作的反應:本來應該接受,但卻拒絕了,而且將衪釘死在十字架上,因為他們認為耶穌是說謊者。

三、耶穌最後的結局不是在墳墓中,墳墓中的那塊大石頭並沒有阻止耶穌的救恩,天主的介入,將耶穌從死亡的權勢中解救出來。

四、在最後都是以引用經典結束,所有的先知們早已宣講過了。

這些格式並不只是對伯多祿演說詞的總結,而且也是教理講授,是初期教會基督徒團體對耶穌生活的認識,並對耶穌所言所行的反思。將這教理講授放在初期基督徒團體的口中,尤其是宗徒們的口中,來強調耶穌的生活對初期基督徒的重要性。在這篇演說詞的第三部分(24節),希臘原文中用了一個圖像,表達天主將耶穌從黑暗的陰影與權勢下解救出來,伯多祿說:天主使死亡繁衍。古代的人認為,在婦女分娩的時候,胚胎因為被束縛在母胎,所以為了避免這種分娩的痛苦而被拋棄。死亡妄想將耶穌永遠束縛;但是天主的介入,解除了死亡的束縛,使耶穌重獲新生。這就是天主為耶穌所做的大事:通過死亡的母腹帶來了生命。


讀經二:伯前1:1721

    17你們既稱呼那不看情面,而只按每人的作為行審判者為父,就該懷著敬畏,度過你們這旅居的時期。18該知道:你們不是用能朽壞的金銀等物,由你們祖傳的虛妄生活中被贖出來的,19而是用寶血,即無玷無瑕的羔羊基督的寶血。20他固然是在創世以前就被預定了的,但在最末的時期為了你們才出現,21為使你們因著他,而相信那使他由死者中復活,並賜給他光榮的天主:這樣你們的信德和望德,都同歸於天主。

這篇讀經是接著上個星期天的教理講授內容而來的。作者以伯多祿宗徒的名義講話,邀請新領洗者,反思自己為天主子女的條件。他說道:你們已經獲得了重生,現在你們可以稱天主為父,並從天主那裡獲得了新生。現在他們所獲得的是一種最高的生活條件,但是同時也帶來了一個具大的倫理責任,並要求一個具體的倫理生活。天主並不偏愛任何人,如果有人在現世的旅程中,對自己的倫理責任不盡心盡力,也不忠於自己的倫理責任;這樣,洗禮為他們來說並沒有任何意義(17節)。

然後作者又讓這些新領洗者記起他們領洗前的生活狀況,他們的生活是雜亂的,與外邦人度著同樣的沒有意義的生活,像奴隸一樣,在罪惡這個暴君的統治下。而他們所獲得拯救的代價是巨大的:就是基督為他們流盡了自己的血(1819節)。逾越節的羔羊,白色的、無玷的、沒有缺陷的。以色列子民在逾越節所殺的羔羊,只是基督救贖的象徵;耶穌才是真正的無玷羔羊,並用自己的血將人從邪惡中拯救出來。這些就是作者對新領洗者的勸告,並教導他們度聖善與無可指摘的生活,而不要使基督的救贖化為烏有。

福音:路24:1335

    13就在那一天,他們中,有兩個人往一個村莊去,村名厄瑪烏,離耶路撒冷約六十「斯塔狄。」14他們彼此談論所發生的一切事。15正談話討論的時候,耶穌親自走近他們,與他們同行。16他們的眼睛卻被阻止往了,以致認不出他來。17耶穌對他們說:「你們走路,彼此談論的是些什麼事﹖」他們就站住,面帶愁容。18一個名叫克羅帕的,回答他說:「獨有你在耶路撒冷作客,不知道在那裡這幾天所發生的事嗎﹖」19耶穌問他們說:「什麼事﹖」他們回答說:「就是有關納匝肋人耶穌的事。他本是一位先知,在天主及眾百姓前,行事說話都權力。20我們的司祭長及首領竟解送了他,判了他死罪,釘他在十字架上。21我們原指望他就是那要拯救以色列的。可是──此外還有:這些事發生到今天,已是第三天了。22我們中有幾個婦女驚嚇了我們;她們清早到了墳墓那裡,23沒有看見他的遺體,回來說她們見了天使顯現,天使說他復活了。24我們中也有幾個到過墳墓那裡,所遇見的事,如同婦女們所說的一樣,但是沒有看見他。」25耶穌於是對他們說:「唉!無知的人哪!為信先知們所說的一切話,你們的心竟是這般遲鈍!26默西亞不是必須受這些苦難,才進入他的光榮嗎﹖」27他於是從梅瑟及眾先知開始,把全部經書論及他的話,都給他們解釋了。28當他們臨近了他們要去的村莊時,耶穌裝作還要前行。29他們強留他說:「請同我們一起住下吧!因為快到晚上,天已垂暮了。」耶穌就進去,同他們住下。30當耶穌與他們坐下吃飯的時候,就拿起餅來,祝福了,擘開,遞給他們。31他們的眼睛開了,這才認出耶穌來;但他卻由他們眼前隱沒了。32他們就彼此說:「當他在路上與我們談話,給我們講解聖經的時候,我們的心不是火熱的嗎﹖33他們遂即動身,返回耶路撒冷,遇見那十一門徒及同他們一起的人,正聚在一起,34彼此談論說:「主真復活了,並顯現給西滿了。」35二人就把在路上的事,及在分餅時,他們怎樣認出了耶穌,述說了一遍。

這是在公元後304月所發生的事情。耶穌的兩個門徒在耶路撒冷過逾越節,並親眼目睹了所發生的一切悲劇:他們的師傅,一位具有能力與說教權威的先知,被釘死了。他們在那裡度過了悲慘的逾越節後,清晨準備回到厄瑪烏。現在有人朝他們走來並與他們同行,向他們宣報令人震驚的消息:墳墓空了,有些婦女說她們看到了天使顯現並說耶穌還活著。他們的家人還在家裡等著他們回來收割麥子,因此他們必須回去,而現在正是春季。在他們漫長的旅程中,有一位素不相識的同路人與他們同行:衪陪伴他們,詢問並關心他們內心的需求,就是這個傍晚,發生了很奇妙的事。

厄瑪烏門徒經驗的敘述是福音中很美的一段。將人帶向天上境界,在那裡夢想實現了,雜亂的事情得到了平息。在這樣一段美妙的經歷後,現在在人的內心有一個問題:厄瑪烏在哪裡?在耶穌時代,厄瑪烏離耶路撒冷大約有三十公里的路程,而不是福音中所說的十公里(路24:14)。一些古老的手抄本,也許為了強調兩位門徒的旅程艱難,就說成是三十公里。這種說法覺得兩位門徒是在進行馬拉松賽跑。另一點覺得難以接受的是,兩位門徒在瞭解了耶路撒冷發生的事後(2124節),並沒有去證實是否真的發生了這些事,就出發了。

為什麼在旅程中他們沒有認出與他們同行的就是耶穌呢?這種類型的奇跡有什麼意義呢:只是為帶來一個驚喜嗎?值得注意的是,福音片段並沒有說耶穌掩飾著自己的面容,戴著面具與他們同行,而他們的眼睛還是認不出耶穌來。因此,有必要去知道他們不能瞭解與認出耶穌的原因。為什麼也沒有告訴我們第二個人的名字?是路加忘記了他們的名字嗎?

兩位門徒返回耶路撒冷,向其他門徒們敘述復活的基督向他們顯現的經驗,並向他們敘述復活的主也顯現給西滿了(3335節)。這個福音片段繼續說:「當他們聚在一起談論著這件事的時候,主顯現給他們。他們既驚喜又害怕,他們確信是否看到了鬼神,而不相信耶穌還活在他們中間。耶穌為了使他們相信自己還活著,便在他們中間吃餅與魚」(路24:3642)。門徒的反應真是不可思議:感到很驚喜,好像從來沒有發生什麼事情一樣。

這些就是由這段經文所帶來的一些問題與不理解的地方。另外也有一些問題也不能只從表面上去瞭解。比如:當耶穌與他們坐下吃飯的時候,拿起餅來,祝福了,擘開,遞給他們(30節)。這是提前舉行感恩聖事嗎?在他們坐下來吃晚餐前,這位旅行者也開始了另外一個禮儀片段,就是從舊約開始,把經典都給他們解釋了:「他於是從梅瑟及眾先知開始,把全部經書論及他的話,都給他們解釋了」(27節),並且也有講道的部分:「當他在路上與我們談話,給我們講解聖經的時候,我們的心不是火熱的嗎」(32節)﹖總之,這個福音片段就是一個禮儀儀式。

還有,默西亞不是必須受些苦難,才進入他的光榮嗎(26節)﹖這是一個不可反駁的句子,證實那位說話的就是已經上升到天國的那位復活的耶穌。厄瑪烏的門徒與路加的基督徒團體所遇到的情況是一樣的,現在我們來認識一下這樣的情況。
當時,在8090年代的小亞細亞一帶,所有復活的見證人都已經離世,而第三代基督徒會問:為我們來說,與基督相遇是可能的嗎?我們從來沒有親眼看過衪,也沒有用手觸摸過衪,更沒有與衪一起坐下來吃飯,怎樣可以知道衪還活著呢?是不是我們只能相信別人對我們所說的這些事情,像在法院裡的法官只能由那些證人的證供來判斷呢?我們如何知道別人的敘述是可信的呢?自然而然,這並不是一個信德的選擇,而是理智反思的結果。我們也想真正的與復活的基督相遇。

現在我們重讀這個片段,這個片段為渴望與基督相遇的基督徒提供了一個答案與方向,可滿足他們內心與主相遇的渴望。我們從名字開始。兩個門徒中的一個名叫克羅帕(CLEOPA,是初期教會一位非常出名的人物。他是若瑟的兄弟,還是另一位呢?也可能這是對讀者的一種邀請,邀請每一位讀者進入這樣的場景中默想。邀請讀者與這兩位門徒同行,與復活的基督相遇,因為在哪裡有兩個或三個人因耶穌的名聚在一起,復活的基督就在他們中間。

兩位門徒感到悲傷,因為他們的夢想在耶穌身上無法實現,他們個人的計劃失敗了。他們幻想一位成功的默西亞,是一位具有威嚴與勝利的國王,在衝突與戰爭中可以獲勝。猶太經師們教導說,默西亞將擁有千年王國,而耶穌卻死了。這就是路加的基督徒團體的歷史命運!他們遭受迫害,成為權力與瀆職的犧牲品。死亡表面上戰勝了他們努力的善工,心靈的純潔被邪惡所蒙敝,這就是厄瑪烏門徒的經驗。通過他們悲傷的面容,他們返回家去。這也是我們的歷史,很多時候我們也有著與厄瑪烏門徒相同的經驗:當我們看到狡猾戰勝了誠實,我們被迫做出違反良心的事,選擇了謊言,而這謊言卻可以變為公認的真理時;又或是面對強權,我們看到先知保持沉默甚至被殺害時,我們也會停下來,面容憂傷地面對一個無法改變的現實,我們就會認為耶穌所宣報的一個新世界是不會實現的。

與復活的基督相遇後產生了信德,那麼,我們在憂傷的境遇與死亡的威脅後會放棄這樣的信德嗎?在每個星期天面對信友們參與彌撒時,心不在焉與昏昏欲睡的面容,有甚麼意義?這樣的面容是確信生命戰勝死亡,還是證明生命的衝突與失敗呢?

厄瑪烏兩位門徒認識耶穌的生命,他們綜合了耶穌的生命,與初期教會有關耶穌生命的教理講授一致(1920節)。但是他們卻誤解了耶穌的生命:他們只是注視著耶穌苦難的一面。克羅帕(CLEOPA)解釋說:「我們的司祭長及首領竟解送了他,判了他死罪,釘他在十字架上」(20節),並且三天過去了,現在耶穌的死亡是件確定的事情。路加借這兩個門徒的口說出了他們團體中很多基督徒的想法。他們對耶穌所做的與所教導的都很瞭解,認為衪是一位有智慧的人,在愛與和平的信息中改變了很多人的心靈;但是他與所有的人一樣,最後死了。如果誰這樣想,就只會發現耶穌在人類歷史進程中的外在面容,卻不能使自己變得有信德,因為他們並不相信耶穌復活的奧跡。耶穌的復活並不只是感官與理智上的認知,只認識耶穌外在的生命是不完全的,因此憂愁就是這種認知的表現。如果沒有在信德上認識到耶穌的復活,那麼衝突與失敗就仍然存在,死亡就是人生的終點,生命就是一個沒有任何意義的悲劇。

這樣的悲劇情緒是怎樣產生的呢?當然,厄瑪烏的兩位門徒負有責任,他們誤解了耶穌的教訓。首先他們離開了自己的團體,但他們的團體對所發生的事情尋求答覆。他們情願自己離開,認為對所發生的事情沒有任何人可以……並不認為婦女們的經驗為他們是一個信德的啟示。這也是在路加寫福音時很多基督徒團體的想法與認知:在面對困難與迫害時,很多人離開了自己的基督徒團體;他們中一些人,從開始就拒絕任何來自信德的指示,從來不去思考這些事情的發生是否有邏輯與意義。

第三個錯誤就是這兩位厄瑪烏門徒從來沒有想過他們對一個「勝利的默西亞」觀念是錯誤的。他們固執地相信傳統觀念,就是他們所受到的傳統對默西亞的認識,他們覺得那是天主給他們的驚喜與喜訊。面對他們的憂傷,耶穌並不捨棄他們,而主動走進他們,與他們同行。

他們並不是都相信復活的奧跡(有的人相信是見了鬼神,瑪達肋納相信是見了一位園丁,或在湖邊是一位打魚的人);也沒有人認為這是一個奇跡。這是一種全新的方式,以這種方式介紹復活的基督進入了上主的光榮之中:這是與這個世界完全不同的情形。復活的生命並不是現世生命的延續與改善,人的思想與理智不能接受與認識這樣的生命。這就是為什麼福音作者說,耶穌說是衪自己,而與以前的耶穌並不同。現在的耶穌就是他們曾經摸過,曾經一起吃過喝過,也是曾經死過的那位。你們看我的腳和手,「是我,不要害怕」(路24:39),但是與以前的那位卻不同。

克羅帕與另一位無名的門徒怎樣認出耶穌?怎樣在這種內心的衝突中認出耶穌是默西亞?他們怎樣明白生命由死亡而來?復活的基督就是借用天主的話來讓他們明白復活的意義:天主的話顯示復活的奧跡。他們不瞭解經上的話,兩位門徒按照人的想法思考,不是以天主的眼光去看所發生的一切事情。為此,耶穌對他們說:「唉!無知的人哪!為信先知們所說的一切話,你們的心竟是這般遲鈍!默西亞不是必須受這些苦難,才進入他的光榮嗎﹖(2526節)」

十字架的道路為人來說,是不可接受與荒唐的;只有對那些閱讀聖經的人來說,才能明白天主用這種人認為愚蠢的事物來展示自己的救恩工程。僅僅閱讀還不夠,還必須要瞭解、明白。為了這樣的理由,有必要由他人帶領與指導,如果可能的話,並不只是一個資深的講授,而是一個「溫暖心靈「的關懷。
在復活當天晚上,門徒們聚在家裡的時候,耶穌同他們在一起。當耶穌與他們坐下吃飯的時候,拿起餅來,祝福了,擘開,遞給他們(30節)。路加用這樣的話語想說:基督徒只有在每主日的讀經與分餅中才能認出耶穌的臨在,耶穌就臨在於星期天的禮儀聚會中。

在厄瑪烏二徒的敘述中,感恩聖事包括所有的要素:有主禮進入,然後有讀經與講道,最後是分餅。只有在最後領聖體聖事的時候,門徒們才意識到這是基督的臨在;但是如果沒有天主的話語,也不會到達分餅的時刻。如果沒有天主的話語,也不會意識到基督臨在於聖體聖事中。所有的人都必須有與復活的基督相遇的經驗:在團體慶祝感恩聖事時,可以通過聖事標記去與復活的基督相遇。但是在認識的時刻,耶穌的臨在卻不再是可見的,人不可能透過肉眼去看見基督的臨在。

最後一點要說的是,當厄瑪烏的門徒認出耶穌後,他們馬上返回耶路撒冷去向門徒們宣告,他們看見了復活的主。從這點出發,我們可以說,這也是星期天禮儀最後結束歌頌的部分。復活基督的祝福伴隨著信友們星期天之後其餘的日子,這是信友喜悅的流露與表現,而這份喜悅也正是信友應該帶給別人的。
路加是在公元後8090年寫這部福音,目的是建議他的團體在分餅時及在分餅中認出基督。這也是我們應該走的道路,因為我們被邀請去走同樣的道路,與基督在分餅中相遇。